•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印度是一面鏡子-幸運快樂8

印度是一面鏡子

Photo by Fancycrave on Unsplash,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經濟觀察網(eeojjgcw),作者:吳晨《經濟學人·商論》執行總編輯。


飛機降落,新德里的霧霾甩出北京幾條街,飛機剛剛從霾中穿出就重重地落在了跑道上,能見度大概只有十米。全世界最污染的大都市,果然名不虛傳。


距離上次去印度,已經過了十多年。可是機場外的道路仍然和十年前一樣擠著滿滿當當的車,單向三車道至少有五輛車并行,還穿梭著突突車、摩托車和自行車。轉過街角,一群年輕人無所事事地扎堆,一個人旁若無人地在墻角小便。


午餐是在五星級酒店里吃的,在新德里和北方邦交界的近郊,緊靠著輕軌站,可并沒有形成完整的社區,窗外仍然是大片的農田,天上有上百只老鷹在盤旋,據說這里的屠戶會直接把牲口的下水扔在地上,成就了老鷹的美餐。印度第二大河亞穆納河就在附近,河面上漂浮著各色想得到和想不到的垃圾雜物,污染觸目驚心,但是遠處還是有人在河里洗被子,鋪開的被單五顏六色。


晚上在一間號稱印度商場(MallofIndia)的巨大購物商場的愛爾蘭酒吧就餐,商場內美輪美奐,和上海、香港的購物街沒有什么兩樣,門口排滿了接主人的豪車,司機拉開門招呼提著大包小包滿載而歸的太太小姐們上車。


如果在哪里能幾個小時內把第一世界和第三世界的景象看個遍,那一定是印度的新德里。沒有人口流動約束的印度,把財富不均、分配不均、各種差距都掛在臉上,就好像三輪車、摩托車、塞滿了人的面包車、各色小轎車以及豪車同時堵在路上的情景。土地私有的印度,也一定給人以混亂的印象——五星級酒店之外的農田就是例子——因為規劃不容易。一線大都市到五線鄉鎮的融合,全部堆砌在首都,也揭示了一條道理:發展一定是很多對的取舍,想要光鮮亮麗的秩序,就需要忍受人的三六九等被區分,被區隔;想要每個人都有同樣的機會,就必須容忍經濟發展的層次不齊和文明節拍的不同韻律。


但是千萬不要忽視混亂中產生的自發的秩序。四車道上可以擠進六輛車,卻很少擦碰的事故,也很少因為事故造成的阻塞,這就是一種混亂中的秩序。搖下車窗,聽到各色的喇叭聲(并不是那種萬馬齊喑的喧騰,而是有著各自不同的節奏和韻律,傳遞出有效的,也只有車流中的司機才能理解的訊息)、人聲、車聲,伴隨著車流的涌動,擠壓,穿插、挪動,給人留下的是另一種韻律,仿佛吃完大餐之后的麻辣燙,卻并不令人反感。


在全球經濟放緩的今天,印度是全世界經濟發展最快的大國,GDP年增長率超過7%。同樣,當中國的手機消費已經陷入低迷的今天,印度是全世界最大的智能手機增量市場,小米和OPPO摩拳擦掌爭奪市場頭名交椅,雖然只能說幾句英文的出租車司機還用著只有數字按鍵的老人機。


2019年是莫迪擔任印度總理的第五個年頭,他即將迎來大選,莫迪式的鐵腕改革,古特拉邦的發展模式(莫迪擔任總理前是古特拉邦的首席部長,其發展模式與東亞模式類似)是否會得到大多數印度人認可,都將給出答案。


在去新德里的飛機上,我讀完了華爾街日報前駐印度記者瑰柏崔(JamesCrabtree)的新書《億萬富翁統治》(TheBillionaireRaj)。書中對印度經濟的梳理恰好可以作為我訪問的背景。


另一個參照系則是中國。印度的改革開放始于1990年代初,晚中國十幾年。當今的印度,與中國的差距大概也是這么遠。但是印度又很獨特,因為它是從第一世界到赤貧階層全景展示雜糅在一起的世界,被瑰柏崔形容像夾雜了加州的非洲。


印度的繁榮始于二十世紀90年代初IT外包的興起,這也促發了弗里德曼在二十一世紀初寫出了暢銷書《世界是平的》。2007年,印度經歷了和中國一樣的股市大躍進,全球金融危機之后,也同樣經歷了債務大爆發,有難以改革的國有銀行壞賬問題……印度恰好是映射中國的一面鏡子,因為它給出了一個人口大國經濟發展的不同樣本。


發展的不同樣本


曾經供職于麥肯錫,后來又加入印度政府的經濟學家辛哈(JayantSinha)給印度經濟把了這么一個脈。他認為,如果從經濟構成上來看的話,印度經濟可以被分成三塊。


一是國有經濟。這是尼赫魯時代遺留下來的產物,尼赫魯堅持中央計劃、自給自足、進口替代的發展模式,強調要保證國家對戰略經濟的管控。在印度開放之后,所謂的戰略領域已經逐步縮小為鋼鐵能源這樣的傳統行業,以及金融業。和中國一樣,以國有為主體的金融業如何改革,如何化解金融業中的壞賬危機,是印度經濟面臨的最大難題之一。即使鐵腕如莫迪,第一任下來也仍然沒有給出滿意的答卷。


二是自由開放的經濟,這里指的是最為全球化,最為受科技進步所推動的經濟。自1990年代開始IT外包業的盛行,IT外包是印度企業發展的一股清流,產生的億萬富翁,被譽為最干凈的億萬富翁(比如說Infosys的老板)。現在自由經濟的代表則是移動互聯網(數字經濟)中的弄潮兒,包括電商、APP和移動支付等。


幸运快乐8印度數字經濟的發展是中國企業淘金的最佳市場,因為這里與中國有著五到十年的差距,讓投資人可以穿越到過去,以便“預見未來”。而且印度的商業氛圍更濃厚,一兩億會講英語的中產階層消費升級的速度也可能更快。中產階層的技術敏感度也更高,小米主推的廣告竟然是移動充電,而OPPO強調的是10分鐘40%的快充,感覺著力點都在碼農身上。


三是裙帶資本主義,這是印度所特有的,也是去監管改革之后政商關系的一種新的畸形扭曲。商人在土地和審批(比如說電信訊號使用權的審批)上與官員一起尋租,而在2007年經濟快速發展之后更體現在集團企業與國有銀行之間的某種“共謀”。這種共謀刺激了印度企業家的風險偏好,也讓很多家族企業盲目擴張。


然而經歷了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的沖擊之后,這種盲目擴張積累下來巨額的壞賬,已經有1500億美元之巨,成了橫亙在印度經濟頭上的沉重包袱。一方面這種債務危機導致好幾年的經濟發展下滑,因為對基礎設施投資的不足;另一方面,這種債務危機破事讓銀行私有化,或者釜底抽薪地解決融資不透明、融資尋租問題,變成了監管者必須面對的問題。


三種經濟雜糅在一起,也是面向未來和留戀過去的不同發展模式的大雜燴,更是舊財富與新財富的相互融合和競爭。


舊財富是英國殖民時代就積累起來的家族財富,在尼赫魯時期進一步強化為與政府勾連的財富,形成一整套尋租方式。


新財富則是在印度二十世紀90年代去監管和開放之后快速積累起來的財富,尤其是在鋼鐵、發電、電信、油氣加工、汽車、航空等行業中積累起來的財富。而這種財富的積累也形成了一種共謀——產業與國有銀行資本的共謀,或者更具體一點是雄心勃勃風險偏好很高的企業家與保守求穩風險偏好很低但名義收入也很低的銀行家之間的共謀,其代價當然是當經濟(尤其是全球經濟環境)發生問題的時候,壞賬風險被轉嫁給大眾。


創新幸運快樂8在移動互聯網經濟中的確是亮點,但是夾雜在兩種歷史包袱稱重的經濟之中,難以獨撐大局。


經濟發展與制度建設


幸运快乐8印度經濟的發展,引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如何處理經濟發展、制度建設和政府改革這三者之間的關系。印度也給出了不同的答案。


幸运快乐8首先,經濟的發展并不一定帶來更好的制度建構。相反,制度建設和政府改革仍然需要很多人的努力,如果不努力,在經濟發展羸弱期就積累起來的弊病,比如官員的貪腐和尋租,就可能再上一個數量級,從零售變成批發。


監管者和研究者并不是不知道印度裙帶資本主義的難題。印度面臨的改革挑戰是如何從一個做交易(官商勾結)為基礎的經濟轉變成一個遵守規則的市場經濟,由市場來決定資源配置,監管鼓勵競爭,不會有政策扭曲市場,糾紛可以有公開透明的法治程序來解決。而確保這些,都需要制度建設。


問題都很清楚,但是印度的去監管改革,遠不徹底。如何與官僚共謀,仍然是很多商人的生意經。他們雖然不直接向官員行賄,但是可以給予官員和他們的親屬很多方便和便利,比如幫助官員子女免費上私立學校、為親朋提供免費醫療保障、為親屬結婚提供免費場地等等。


收受企業家提供的各種方便并不被認為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反而成為官商勾結的潛規則或者潤滑劑。這也是為什么印度很多成功的商人都愿意生意多元化,去控股一些學校、醫院和酒店,最好還能去收購一家當地報紙或者電視臺,這樣在官員選戰的時候也能幫上忙。


IT外包的興起曾一度讓人以為印度的創新企業可以完全擺脫過去的模式。但是最近十年,也就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的十年,在是否能成為億萬富翁仍然很大程度取決于與政治的貼近程度。而在這十年間積累下來的債務問題也是企業與國有銀行走太近的原因。開放、自由市場經濟就能帶來政府的改革,這樣的想法在印度同樣落空了。


法治同樣并不那么容易構建。當商人習慣于和官僚做交易的時候,想要構建一個保障經濟運行的公開透明的制度框架并不是輕而易舉的。


印度法治面臨的最大挑戰有兩點,一個是訴訟時間太長,另一個則是判決執行很難到位。最近的一個判例就很有代表性。信實電信(RelianceCommunication)的老板億萬富翁安巴尼(AnilAmbani)被印度最高法院判決藐視法庭,信實電信欠了愛立信一大筆工程款,遲遲不付,官司打到法院之后,安巴尼本人承諾最晚2018年9付款,結果到了2019年仍然欠債不還。


不過即使被判藐視法庭,最高法院還是給安巴尼留足了余地,并沒有直接把他扔進監獄,還是給他一個付款的寬限期。


這個案子凸顯出印度很多集團型企業公司治理存在太多問題。家族管理、老板一言堂、任用私人,是一方面問題;控股公司旗下企業相互交叉持股,信息不透明,向銀行借款的抵押資產層層擔保,是另一方面的問題。經濟發展好的時候高增長一美遮百丑,企業發展面臨問題的時候就會利益鏈交錯復雜,一損俱損。安巴尼曾經一度問鼎印度首富,可是最近幾年因為擴張過度經營不善,身家縮水了99%,此次欠債不還也的確是因為旗下企業資金捉襟見肘,自己的股票又大多質押給了銀行。


第三,印度的案例也證明,新興經濟體的發展其實并沒有什么所謂的奇跡或者彎道超車。世行前行長薩默斯曾經認為印度可以構建一種全新的發展模式,一條不同于依賴發展制造業出口的東亞模式的新路。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這種新模式是IT外包和咨詢的模式,可謂藏拙,因為印度能培養出大量廉價的工程師,而鐵路、公路、電信網絡等基礎設施的投資卻不是那么容易。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這種新模式是則強調新崛起的一代印度中產可以拉動消費拉動經濟發展的模式。


翠鳥航空(KingfisherAirlines)是這種彎道超車構想的最佳代表。這家由億萬富翁馬洛亞(VijayMallya)在2005年創辦的航空公司宣稱要把全球領先的服務與低廉的價格結合起來,推動印度航空市場爆發式的增長。我在2007年曾經乘坐過翠鳥航空,每位旅客附送一副包裝精美的耳機,的確印象深刻。當時很多人都認為,整個印度經濟會像翠鳥航空一樣很快成為全球領先的經濟體,把貧困和低效拋在腦后。


幸运快乐8經歷了一段快速擴張期之后,翠鳥航空最終因為債臺高筑而關門大吉。翠鳥航空只是一個幻像,雖然曾經吸引了眾多人的眼球,它的勃興和衰敗也從側面證明,這種片面關注跨越的發展模式空間其實很有限,發展到了一定階段之后一定需要補短板。


億萬富翁馬洛亞在最鼎盛的時候,不僅經營翠鳥航空,還擁有“印度力量”F1車隊。翠鳥航空的破產也讓他惹上了欺騙銀行欺詐小股東的官司,不得不流亡到英國。瑰柏崔在《億萬富翁統治》中就評論說,馬洛亞就是印度經濟的縮影,經營的業務雄心勃勃卻缺乏紀律,有所創新但又常常想走捷徑。


發展,其實并沒有什么捷徑可走。


改革者莫迪


印度總理莫迪2019年面臨競選連任的大考。


莫迪在第一個任期內有兩大主要改革,一項是有點瞎折騰的貨幣改革,在限定時間內換鈔,希望打擊現金為主的地下經濟,另一項則是商品服務稅(GST)改革,希望打破各個州之間的稅收壁壘,把印度變成一個真正的統一市場。


印度繳納所得稅的人鳳毛菱角,相反以現金交易的地下經濟卻大為盛行,甚至買賣二手車也愿意通過中間人現金交易,為的就是逃避政府征稅。這也是為什么莫迪要在2016年底使出雷霆手段進行幣制改革的原因。


當年新政出臺的嚴格保密,史上罕見。莫迪希望限時換鈔的舉動能迫使那些從地下經濟中獲利頗豐的富豪與貪官,要么坦白黑錢來源,要么損失慘重。按照世界銀行的估計,印度的地下經濟占印度GDP的約五分之一。


幸运快乐8迫使地下經濟浮出水面,打擊“黑錢”之外,新政也試圖“一石三鳥”:


  • 一方面藉此機會鼓勵更多印度人使用銀行體系,交易的電子化可以更清楚地去追蹤交易流程,有利于稅務機關將地下經濟納入監管之中,增加稅收;


  • 另一方面,新政也試圖推動與國際接軌,加入以電子貨幣取代紙幣的洪流之中,鼓勵移動支付等創新在印度的普及;


  • 此外,印度央行更寄希望能藉此發一筆橫財來“劫富濟貧”。央行估計那些無法及時洗白或者不愿洗白的“黑錢”會占所有流動大額舊鈔的五分之一,因為擔心引“稅務人員”上門,這20%的鈔票不會存入銀行換新鈔。這意味著印度央行在兌換日期終止之后,可以將這筆空降的財富用于新的財政刺激。


新政的結果是印度老百姓都忙著排隊換鈔,富人們卻很容易就找到人肉換鈔的辦法。盡管有點瞎折騰,印度老百姓對莫迪并沒有怨聲載道,因為“劫富濟貧”的口號在他們聽起來很受用。


這么一折騰,莫迪“不按牌理出牌”的強人形象更加穩定。他有權威,有感召力,能辦事,卻很不在意規則。


其實莫迪本人的背景非常有意思。他是第一個來自低種姓的總理,從小生長在古吉特拉邦的小城,曾經在縣城火車站做過賣茶和咖啡的小攤販,受教育程度低,英語也是在競選總理之前才突擊進步的。小時候家里給他安排了包辦婚姻,但和魯迅那個年代的中國人一樣,莫迪結婚后一天也沒有在家里呆過,而且很長時間并不承認自己包辦婚姻的妻子的存在。不過他這么做并不是要去爭取自由的愛情和婚姻,毋寧說他是天生的政治動物。


莫迪所倡導的古吉拉特邦模式,強調投資建設基礎設施、引進外資、營商環境改善、出口加工業等等。但是他又與當地的大亨也保持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成為總理之后,很多人寄希望于莫迪能打破政客、官僚、國資與企業家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系。他也的確不負眾望,上臺之后對馬洛亞的重拳打擊給那些習慣了官商勾結(裙帶資本主義)的老板們一個下馬威。但是莫迪的施政仍然缺乏長效機制,并沒有能夠進行好的制度建設。甚至連他的古吉拉特邦模式也沒能在全國推廣。


未來是否是中美印的三國時代


幸运快乐8印度還是一個貧富差距日趨拉大,發展日益不平均的社會。這是研究印度的一大關節,因為印度的貧富差距就擺在臉上,好像孟買巨富的摩天大樓豪宅俯瞰著孟買的貧民窟那么刺眼。《億萬富翁統治》把印度與美國100年前的新鍍金時代做對比。


在印度人自己看來,拉大的并不僅僅是貧富,還有基礎設施投資的不均,文明習慣改變的步伐不一致,階層之間的鴻溝越來越大。這也不是印度所特有的,所有新興經濟體都面臨類似的問題。


但是展望未來,印度仍然有不可忽視的優勢。


首先是人口結構的優勢。印度很快將超越中國成為人口最多的國家,但是印度的人口結構比中國要年輕得多,印度的平均生育率仍然在2.1%以上(非官方數據),這意味著印度要應對老齡化的風險,至少還有一代人的時間。


受教育的年輕人家庭和育兒的觀念也在發生巨大改變。他們保持有傳統的一面,結婚后兒子都和父母同住,三代同堂,養兒防老的觀念沒有改變。但受教育的中產階層,很多人并不急于生孩子,生兒子生女兒一視同仁,而且很多人只愿意生一個孩子,這些都體現了經濟進步帶來的觀念的改變與全球趨同。保守與改變同時存在,恰恰是轉型的特點。


印度的年輕人,尤其是受教育的下一代,也給人以非常深刻的印象。參觀甘地陵的時候,有很多身穿校服的中小學生冬游,看見我黃色的面孔,都要圍攏上來打招呼。一群小學生甚至排著隊從我身前走過,每個人都擊掌而過。這種開放的熱情是非常很少見的。


印度仍然擁有巨大的潛力。印度的海外移民遍及全球。美國全國三分之一的汽車旅館都是由古特拉邦的海外移民經營。隨著印度經濟的發展,海外移民對印度經濟的貢獻,無論是投資、貿易還是觀念的改變,都將越來越重要。


印度央行前行長拉詹(RaghuramRajan)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他長期執教芝加哥大學,2005年就率先指出全球金融創新可能引發危機的風險,一度出任印度央行行長,現在又重歸教職。他對印度經濟的批評一針見血,擔心企業家鉆營自然資源和政府許可,鼓吹監管改革。而在印度任職的經驗,也讓他對發展經濟學有了新思考,在他的新書《第三支柱》(TheThirdPillar)中提出社區對于發展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當然,如果和中國對比,印度最大的差距仍然是基礎設施。研究者預測印度如果要真正發揮其經濟潛力,需要在未來二十年投資4.5萬億美元在基礎設施建設上。印度其實已經開啟了建設模式,隨處可見新建的道路和橋梁,基礎設施和十年前相比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從德里到阿格拉之間的高速公路,與中國的高速公路已經沒有了多少差別。


如果印度能保持7%以上的經濟增長,持續投資基礎設施并非難事。難的,其實是如何將如此大規模的投資管理好。如果沒有穩健的制度保障和管理能力,基建投資很可能成為尋租的天堂。


瑰柏崔預言,全球經濟的未來的競爭將是中、美、印三個大陸大國(洲際經濟體)的三國演義。雖然印度對于很多人還很陌生,但是如果從它的發展軌跡和潛能來看,此言不虛。印度其實不止是映射發展模式的一面鏡子,也將是中國創新企業當下的機遇,和中國未來的競爭對手。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經濟觀察網(eeojjgcw),作者:吳晨,《經濟學人·商論》執行總編輯,本內容系經濟觀察報獨家原創,經濟觀察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幸運快樂8立場
本文由 經濟觀察網? 授權 幸運快樂8 發表,并經幸運快樂8編輯。轉載此文請于文首標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請附上出處(幸運快樂8)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yypai.com.cn/article/288939.html
未按照規范轉載者,虎嗅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79
說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