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謝贊賞!給好友秀一下吧

    內容棒,掃碼分享給好友

  • 評論
  • 收藏
  • 點贊
    點贊

任正非借CBS喊話特朗普:美國搞不垮華為-虎嗅網

任正非借CBS喊話特朗普:美國搞不垮華為

虎嗅注:過去兩個月,任正非罕見出來不停地接受媒體采訪,其他華為的高管更不必說。在美國政府試圖在全世界狙擊華為部署推廣5G的大背景下,華為這車輪戰式的對外發聲被人解讀為華為公關的反擊,而事實上的確如此。任正非兩次大規模接受采訪,一次是國內媒體(詳見《任正非回答了國內媒體30個問題(全文實錄)》),一次是外媒(詳見《任正非說他在某種情況下,寧可關閉公司》)。


除此之外,他還接受了英國BBC和美國CBS的電視專訪,而本文正是2月19日(恰好一個月前)接受CBS采訪的文字版全文。本文共計1.5萬字,盡管此前已經有媒體進行過零星的報道,比如類似“任正非:感謝特朗普總統幫華為宣傳5G”之類的,但全文發出來應該尚屬首次,干貨很多,不一一贅述。


以下是任正非接受CBS采訪紀要全文:


1. CBS記者Bianna Golodryga非常感謝您花時間跟我們交流,我們知道您平時極少接受媒體采訪,為什么現在愿意接受采訪交流?


任正非:我這個人演講主要是在公司內部,幾乎每天都在各種團隊進行講話、演講,因為我更多的是關注公司的內部管理,對外宣傳我覺得不應該由我來承擔,應該由輪值或具體管事的人承擔,我希望對公司內部管理更多做一些貢獻,所以對外接觸得少一些。


現在處在特殊的階段,公共關系部認為我的影響力比別人大,希望我能接受一些外界的宣傳,能夠有利于公司和社會、外界的溝通。


2. CBS:現在華為公司的名字經常出現在媒體的頭條,針對華為有很多罪名和指控,特別是您的女兒女士現在還在加拿大溫哥華受到軟禁,原因是違反了伊朗的制裁協定,她現在過得怎么樣?


任正非:第一,華為公司過去是一個不出名的公司,因為我們從事的是電信網絡建設,全世界只有300多個大公司是我們的客戶。當我們做終端以后,開始就有點出名了,大家知道華為賣手機。但是,買手機的人一部分是喜歡你的,還有一部分不喜歡你的,不喜歡你的人也不關注華為。現在美國來指控華為公司,因為美國的社會地位很高,它讓全世界人民都知道華為。當然,它可能對華為好與壞還不能區分,但是把華為的知名度提高了,讓全世界人民知道有個華為,感謝美國政府給了我們宣傳。


現在對我們的指控,指控不是判決,指控只是一個法律訴訟的前面過程,我們可能通過法律的程序會把這些問題解決,通過法院的判決來解決。孟在加拿大扣留,我認為這是一個政治事件。孟是一個非常好的女孩,而且很努力學習、很努力工作,她擔負起財務體系的建設目前也是世界上最好的體系。而且這個人很見義勇為,當日本大地震、大海嘯,核電站核泄露,搶險救災的時候,她是從香港飛往東京,整個飛機上只有兩個人,其中一個是她。她在加拿大被捕以后,有一個日本小女孩還給孟寫了一封感謝信,這封信在日本媒體上發表了。現在她處于軟禁狀態,她自己在網上學習幾門功課,加強提升,不浪費光陰,她覺得光陰浪費太可惜了,正在學習。


我們有時通通電話,我知道電話是不保密、不安全的,有時候就給她講講笑話、問候問候,我覺得她精神狀態還挺好的。 


3. CBS:2月13日是您女兒的生日,錯過了她的生日慶祝,您肯定覺得很難受吧?


任正非:我覺得這對她人生有很大的意義,中國古時候有一句話“不經磨難,不能成才”,沒有傷痕累累,哪來皮糙肉厚。她這次的磨難應該對她人生是一次騰飛的拐點,我想她會走向更加成熟。


孟雖然從小到大都非常努力,但是她還是比較順利的,沒有太大的挫折。這次挫折應該給她人生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而且會加強她的成熟,變得更加剛強。我覺得這個生日是很有意義的。


4. CBS:您之前表示針對孟的指控是政治行為。我們知道這些指控還是非常嚴重的,如果指控的罪名成立,孟將有可能在美國服刑30年。您為什么覺得針對她的指控是政治行為?


任正非:現在來說,美國和加拿大司法系統首先是公開的,然后是公正的、公平的,最終是要公開出來所有證據和所有過程的。只有在法庭判決以后,我才能回答你這些問題。


5. CBS:美國的起訴書中還提到華為欺詐四家大型銀行(包括HSBC),通過一家Skycom公司(華為的子公司)在伊朗做生意,違反了相關制裁,華為和Skycom到底是什么關系?


任正非:這些已經進入了司法程序,我們還是要等到法庭的判決再來回答這個問題。


6. CBS:華為是不是違反了國際相關制裁的法律法規?


任正非:這也要法庭的判決。


7. CBS:您之前提到對于您女兒目前面臨的困境感到負罪感,為什么這么說?


任正非:我認為我對孩子們從小關懷不夠,精力都聚焦到工作上去了。


8. CBS:您之前說過,作為一個父親有負罪感和內疚感,為什么這樣說?


任正非:因為孩子非常小的時候,我就參軍了,我每年有11個月不回家。回家這1個月,孩子們做作業、上課,我跟孩子很少在一起,對孩子的教育培養都是母親在做這個工作,我們的親和度不夠。創業以后,公司的生存是非常艱難的,每天我有16個小時都在辦公室或者公司工作活動之中,對孩子的教育成長沒有過多的關懷,這些應該對他們是有欠缺的。


9. CBS:可以想像您作為公司的CEO有可能失去公司的CFO是比較艱難的。另外,您作為一個父親,女兒現在面臨引渡的要求,甚至有可能會服刑,一方面是CEO,一方面是父親,兩個角色會讓您感到雙重難受吧?


任正非:我覺得,我沒有這么難受,因為我相信法律會尊重事實、會尊重證據,法庭會公開、公正、公平的原則,我會等到法庭的判決。公司的工作不受任何影響,因為我們已經流程化、制度化了,不會因為一個人影響一個工程運作,不存在這個問題。


10. CBS:您剛才提到針對您女兒的逮捕是政治驅動的,您有沒有想過現在的時機問題?現在正值中美貿易談判,甚至有可能發生貿易戰,您有沒有覺得您的公司、您的女兒被作為中美貿易談判甚至貿易戰的工具?


任正非:我覺得,中美兩國體量都非常大,兩個大“球”在碰撞的過程中,我們一個小小的“西紅柿”能阻擋這兩個“球”碰撞嗎?沒有這個可能性,沒有這個價值,孟也不會有這么大的價值。因此,中美貿易戰和孟這個事件應該沒多大關系,是中美兩國必須調整相互的關系,要靠政治、法律、制度來調整,我們個人在這里面起不到大的作用。


第二,中美貿易戰雖然打得很熱烈,但是我們今年元月份比去年元月份增長好得多的多,證明中美貿易戰對我們沒有太大影響。我們對中美貿易戰更不可能產生影響。


11. CBS:特朗普總統之前曾經說過有可能會考慮介入孟事件,把它作為整個中美貿易交易大盤中的一部分,您聽到他這段表述時是怎么樣的反應?


任正非:我沒反應,特朗普這個人比較愛用Twitter來發表他的觀點,他是一個比較直率的總統。我還是覺得孟事件主要依托法律來解決這個問題。


第二,特朗普總統是一個偉大的總統,他把美國的稅收在這么短時間降下來,在世界上特別是民主國家是很艱難的,民主國家最大的特點是大家要爭,爭論很長時間才能達成一個認識,美國稅收從這么高跌下來這么低,在一個很短時間達成共識,形成美國的法律,這對美國一百年左右的經濟振興是有好處的。因為稅收低了,企業負擔輕了,企業就可以快速發展,而且人類社會會進入一個快速的發展時期。所以,特朗普這點做法非常偉大的。


我也不斷在中國講,希望我們國家把稅降下來,讓中國的實體企業能喘口氣,能增強更多的競爭力。但是,我們降稅的速度還是比較慢的,因為我們國家的負擔重,國家還有非常多的地區處在比較貧窮的狀態,因此國家還需要很多錢來做一些事情。因此,我們國家降得很慢,一點點降,特朗普在這一點是很偉大的。但是我對特朗普也有一點看法,他一天嚇唬這個國家,一天嚇唬那個公司,一天亂抓人,這樣很多人不敢到美國投資,不敢到美國投資的話,美國減下來的稅從哪兒來?美國減稅的目的是為了讓大家去投資,新公司產生的稅收沖抵降下來的稅,美國就會持續興旺發達。這一點美國也要調整它的政策才行,要對很多公司友好,不友好沒人敢去投資,因為投資可能就有風險,會有影響。處理好這個問題,對美國在全世界的形象也是很重要的。


12. CBS:您是否希望特朗普總統介入您女兒這個事情?


任正非:我不知道這個事情,因為我不認識他,也跟他沒有接觸過,所以我也不去評價這個事情。如果他跟我做朋友的話,我才會真正去了解他,我能了解他的就是從他的Twitter上、從他發表的講話上。我覺得他最近的《國情咨文》講得很不錯,我全部讀完了,覺得講得很不錯。


13. CBS:但是特朗普總統也表示,有可能發出行政命令,禁止華為在美國做任何生意,結合您剛才提到的這一點,似乎有點說不通。


任正非:其實過去我們在美國就沒有多少銷售,但是我們沒有去放棄一個國家,在這個國家沒有放棄努力,是表明了我們對美國的尊重。現在說不要讓我們銷售,那我們就可以不銷售。但是美國說我們“危害美國的安全”,我在美國都沒有設備,怎么會危害了美國的安全呢?如果因為華為沒有在美國有設備,美國就安全了,這個話可以說服全世界。但是美國今天的網絡安全了嗎?信息安全了嗎?沒有華為,它照樣也不安全,所以不能證明沒有華為美國就安全了。這是一個國家、一個客戶的選擇,我們作為市場經濟是可以接受的。


我們現在在世界上很多國家銷售,有很多運營商不買我們東西,我們怎么能對這個運營商不高興呢?不買的原因也很多,我們不可能占領全球,到處都是市場,我們也沒有這么多產品。美國發出這樣的禁令,說明美國法律上已經不許可我們銷售,那我們就不去銷售了,不會有矛盾。但是別的公司可能會去,對美國經濟照樣有好處。我認為,減稅的政策是一個偉大的政策,很難做的一件事情,它做到了,哪個國家都很難做。減稅以后怎么去支付國家的開支,怎么去支付對窮人的救濟,這些都要平衡的,但是美國能夠做大幅度事情,這個國家應該是很偉大的。


14. CBS:美國政府、美國的安全機構認為華為的設備中存在后門,為中國的情報機構所服務。您能夠義正言辭地說不嗎?拒絕這種說法嗎?


任正非:這一點,我已經在多個媒體上表態“絕對不可能”。第一,我們公司絕對不會從事間諜活動,我們絕對不允許員工有這種行為。第二,我們絕對不會安裝后門。


他們說“中國的法律要你安裝后門怎么辦呢”,我是堅決拒絕,不可能響應安裝后門的。因為政治局委員楊潔篪2月16日在慕尼黑的安全會議上已經表態:第一,中國政府不允許中國所有企業安裝后門。第二,中國企業在世界各個國家,必須遵守這個國家的法律,必須遵守聯合國決議,必須遵守這些規則。國家已經表態,國家的表態和我個人表態是一致的,所以后門是沒有的。


前三十年,我們在170個國家為30億人口服務,已經證明我們前三十年是沒有的,這是非常好的網絡安全記錄。未來的三十年也不可能有,這點是絕對的,我個人可以清晰地表態。不會有人指示我們,也沒有人指示過我們,這點講得很透明。國家在慕尼黑的安全會議上也重審了這個觀點。


15. CBS:如果中國政府給華為下這樣的指示,您會堅決地說“不",這樣的后果會不會讓華為的整個生意做不下去?怎么能夠向中國政府說不呢?


任正非: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在慕尼黑的安全會議上,他是黨和國家的領導人,他都堅決說“不”,我說“不”是堅決執行國家指示,為什么會有什么安全問題呢?


16. CBS:華為公司現在的董事長表示,華為被指控說對外撒謊,面臨著來自于外界不公正的欺辱,您覺得美國現在正在欺負華為嗎?


任正非:我覺得,作為一個國家執行一個公司,我認為也是正常的。但是我們回答這個執行,還是通過司法程序,通過美國的法律系統,通過公正、公開的東西來證明到底誰正確、誰不正確。這三十年來,我們也在美國經歷過很多官司,這些官司華為都沒有輸,至少證明我們在這個問題上還是做得比較好的。如果說這件事情繼續用法庭審結來說明問題,我認為也會證明我們董事長說的話也可能是正確的,還是要通過法庭的審判才來證明這個事情正確與否。因為美國是一個法制國家。


17. CBS:您是否認為美國現在試圖把華為弄垮?


任正非:你認為華為會垮嗎?我覺得不會垮,我覺得我們挺生氣蓬勃的。美國給我們的壓力可能是給了我們更大的動力,也可能把我們推向更加努力。有一個名人說過,堡壘是最容易內部松散的,外部的壓力會使堡壘內部更團結、密度更大、更有戰斗力,怎么會垮呢?因為大量客戶和我們相處二十多年了,他們對華為是什么最了解的,消費者本身有自我的選擇,不會聽了那句話用哪個東西、不用哪個東西,所以我們還是有信心繼續很好的存活下去,這點不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不會受影響。


18. CBS:我之所以問這個問題,是因為美國副總統彭斯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上周都在歐洲,彭斯副總統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游說美國西方的盟友在5G網絡中不要使用華為的設備。在慕尼黑的會議上還提到,現在不能把西方的安全防衛交給東方來去負責,對于這一點,您如何回應?


任正非:首先,我要感謝他們兩位,他們兩位都是美國很偉大的人物。我看過彭斯的財產公示,彭斯個人存款只有1.5萬美金,而且他兩個孩子教育費也只有1.5萬美金的存款。作為一個官員來說,他是為了政治、為了理想而奮斗,不過他是為了美國的政治、美國的理想而奮斗,他也是一個偉大的人。


蓬佩奧也是偉大的人,哈佛的政治學博士,這兩位在全世界宣傳華為的5G,本來5G是什么東西老百姓都不知道,結果他們這樣一宣傳,老百姓說“這么偉大的人來宣傳5G,我們知道了,打開看一看”,打開一看呢,全世界只有華為的5G做得最好,只有我們的5G是世界上最好的5G,最后我們的影響力擴大了,我們的合同在增加,并沒有減少,而且增加的速度還在快,包括在歐洲也繼續在增加。因此要感謝他們兩位給我們的宣傳,我們還不給他們付廣告費,謝謝他們。請你轉告他們,我很謝謝他們給我們做了宣傳。


19. CBS:剛才您表態中我聽出來有一點點諷刺的意味?


任正非:沒有,我絕無諷刺的含義,因為我們作為一個公司和美國這么強大的國家和領導人有這個沖突,提高了我們聲譽度,毫無諷刺之意。


20. CBS:我相信他們兩位也會看電視采訪,到時候自己去解讀吧。這次在歐洲表達的關切之一就是華為的5G設備跟軍用技術連接在一起,他們表示如果華為的5G設備用在歐洲,美國會重新考慮是否在某些歐洲國家派駐美國軍隊,對此您怎么回應?


任正非:首先,他們把5G當成軍控設備等級在看問題。5G不是原子彈,原子彈破壞人類,是有安全問題的。5G是造福人類,給人們提供信息通道和管道,信息通道和管道是控制在運營商手里,控制在所在國政府手里,我們提供的只是一個裸的設備,像自來水管和自來水龍頭一樣,不會對安全產生多大危險。有時候他們把這個事情夸大宣傳了以后,大家最終還會冷靜看我們的設備到底什么樣子。因此,我們認為,歐洲會自己去評價這個東西。我沒有半點諷刺他們的意思,沒有在新聞上發布對他們不同的意見,我們很高興他們到處做宣傳。其實很多國家根本不重視我們,覺得華為是什么東西,結果把華為提到一個高度來重視了,一方面是有利于我們市場的,合同增加速度比較快。由于這段時間的波動,終端在元月份的銷售增長速度是68%,因此我認為不會對我們產生有多么大的危機影響。


但是,西方在評價我們“對西方有一些威脅”觀點的時候,首先要評價一下華為公司對社會有什么貢獻。


第一,我們在170個國家為30億人口提供了服務,對一些貧窮的國家獲得信息教育等各種東西、填平數字鴻溝,我們是有很大貢獻的。中國在網絡的發展速度是超過世界很多國家的投入,所以中國現在貧困人口下降,與他們得到了新信息,知道了新技術、新的工作和銷售方法是有關系的。我們在造福人類,沒有對人類造成一種威脅和破壞。


第二,我們總共給社會提供了8萬多項專利,這些專利對信息社會底座構成有貢獻的,而且貢獻是很大的。其中我們有11500多項核心專利是美國政府登記授權的,是賦予了我們法律的權力的,所以我們對美國信息發展也是有貢獻的,而不是危害的。


關于后門的問題,我已經多次澄清“我們絕對不會有后門”,我們絕不會冒這么大風險做一些不應該的事情。


21. CBS:您是否以任何形式從華為的客戶,哪怕包括國內的客戶,向中國政府提供過任何信息?


任正非:三十年來一次都沒有過,未來三十年我相信一次也不會有。


22. CBS:有沒有可能華為的設備里面有后門而您不知道?


任正非:我們認為絕不可能的,因為各級從上到下的組織教育中,都是強調不能有這個東西的,我們沒有這個東西。如果有這個東西,像美國這么強大的技術能量,早就把證據抓出來了,應該是沒有。


23. CBS:盡管美國方面針對華為提出了各種警告,但是現在看到英國的情報部門表示華為相關的風險是可以規避、可以削減的,在英國進行5G部署時有可能會繼續選擇華為的設備;而且新西蘭表示重新審視之前關于禁止華為5G設備的決定。您覺得這是表示外界對美國針對華為指控的一種反對嗎?


任正非:我認為不是。我認為,美國給大家一個提醒可能有這樣的問題,但是要評估。我們在英國有安全認證中心,我們把很多源代碼打開讓英國政府來看,我們在英國合作這十年左右是沒有發現安全問題的。華為過去的體系“圍墻”建得非常安全的,防攻擊能力是世界最強的,這是美國有一個叫Cigital的公司評價的,我們是最防攻擊的網絡。但是,英國政府打開能看見我們里面的內核,覺得代碼不規范,為什么代碼不規范?因為我們三十年前還是小公司,做了很多代碼不符合未來的規范,所以讓我們把英國網絡上面的東西進行一些更改,用未來三十年新的軟件標準來重構這個網絡,所以我們現在再投資二十億美元來更新這個網絡里的源代碼。英國認為我們的問題是可控制的,英國已經經歷了十年,可控制了。因此,大家說我們可能有問題,它表態說“問題是能控制的”。而且未來技術發展越來越快,信息量越來越大,設備越來越大,我們也是很提心吊膽的。以前一個10萬人用的設備可能需要這樣一個樓層才能裝下,現在幾百萬人用的設備可能只要這么一點地方就裝下了。網絡技術性的安全或者有故障,我們也很擔心的,因為一點影響會影響很大一片,但是畢竟沒有。


最近一些公司在很多個國家癱瘓了,我們從來不認為它們有多大的罪責,它們面對現實也要不斷改進。沒有一個人會在這個網絡上是常勝將軍,我們也不是,但是我們有故障保障系統,確保這些故障能夠很好的排除。網絡安全和信息安全是兩回事,我們是管道,只賣了設備給別的公司,設備里面裝什么東西是控制在運營商手里,不是在我們手里。


24. CBS:您對于以下幾位的表態又有怎樣的回應?CIA的主任說,由于安全的原因、由于情報的原因永遠不會用華為的產品,美國國家安全局的主任也說永遠不會用華為的產品,CIA的前主任說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華為為中國政府從事間諜活動,對于這些您有怎樣的回應?安全方面可不可以再系統地講一下?


任正非:因為他可能是不用我們設備,但是美國政府每年采購IT設備是850億美金,這850億美金的采購中含有我們大量的專利。所有IT貢獻中,有我們很大的貢獻,而且我們IT可能在世界上也是最先進的公司之一。5G將來會用到各個地方,但是無論是哪個公司提供的5G都含有華為的貢獻。


因此,一些客戶表態不用我們東西,我們認為我們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世界之大,我們不可能要人人都用華為的東西,那我們也做不過來,我們也理解。每個人表明什么態度,我們不會把這些東西太在意,我們把能做的地方做好,不能做的地方暫時不做是可以的。


25. CBS:盡管您剛才一再地否認,但是像剛才提到的這些人覺得很難相信如果中國政府轉告華為讓你安裝后門,或者讓你把信息的權限開放給他們,華為能夠說NO,或者有任何機會向中國政府說NO,他們這些人很難相信的。


任正非:在慕尼黑的安全會議上,我們國家領導人都講了話,他應該相信我們國家的表態的。但是,不能對未來的假設作為一種證據,作為一種罪證,這不可能,罪證得有實際的東西、現實的東西。如果你心里有擔心,不用,這很正常。就像你到一個商店去買衣服,不可能每件都喜歡,不喜歡就不買它,這沒關系的。


26. CBS:我們也知道這是一個事實,特朗普總統對于美國情報機構提供的信息也并不總是相信的。如果讓您對特朗普總統提供一些有關華為的說明和澄清,去反駁美國情報機構向特朗普提供的信息,您會對特朗普說什么?


任正非:第一,我們公司的財務審計是由美國KPMG公司審計的,這幾十年來都是KPMG審計的,這些審計報告都是公開在網上的。這個可以證明華為公司在財務和管理上的問題。


第二,我們參加了世界300多個標準組織,提供了幾萬項提案,這些都可以說明華為在這個體系中是在做什么事情、在做什么貢獻。特朗普先生可以不用問我,他去問美國的大公司、問美國的科學家,這些科學家和大公司比美國的政治家們更了解華為,因為他們跟我們有幾十年的磨合和相處,這樣他可以找到一個正確的判斷華為公司的例子。包括和我們的競爭對手,他也可以去邀請他們喝咖啡,聽聽他們對華為是怎么看問題的,他們了解華為。因此,華為在這個世界上是非常光明磊落的公司,能做到這一點是很不容易的。


27. CBS:但是您的競爭對手卻指控華為說盜竊他們的知識產權、盜竊他們的技術,我們也看到最近美國司法部針對T-Mobile這個案子對華為提起訴訟,說華為的員工盜竊他們叫做Tappy的機器人手臂。另外,也有證據顯示FBI發現華為內部的郵件往來,對于那些在外面盜竊其他公司的知識產權的員工,公司會給予獎勵,對這些您怎么回應?


任正非:第一,我們態度很明確,不會獎勵任何這種有不良行為的員工,而且是會處分這些員工的。關于T-Mobile和圣地亞哥這個案子,法庭已經在審理了,我們還是聽法庭最后的審判結果。


28. CBS:跟您確認一下,從來沒有授權發出內部文件獎勵那些從競爭對手盜竊知識產權的員工是嗎?


任正非:我絕對要處分這些員工,任何這種不良行為的員工都必須處置,不處置,就不能使這個大公司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來。華為公司有18萬員工,1000多億美金的銷售收入,如果說我們縱容這種狀況的話,我們今天可能碰到的不是一、兩個官司問題,是非常多的問題,這個公司根本不可能經營下去。所以我們絕對不會有獎勵這種行為的事情,絕對不可能。


而且我們公司高度尊重知識產權,不斷地推動中國政府保護知識產權的進程。我認為,中國需要不斷保護知識產權,真正把知識產權當成物權一樣的保護,這個國家才會成為創新的國家。我們很尊重美國對知識產權保護的程度,才使美國兩百多年就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這點我們應該好好學習的。


29. CBS:剛才也提到中國現在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也在快速趕上,華為的規模和體量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華為在全球170多個國家經營業務,是一個完全私人所有的民營企業,華為現在或者過去歷史上有沒有從中國政府受到過補貼?


任正非:沒有收到補貼是肯定的。很少的補貼可能是用于一些科學預研的東西,這在KPMG報表上完全反映。我們基本上拒絕國家給我們補貼的,但是有一些基礎研究或者標準研究,國家要做一些事情,這種情況也在財務報表上報道,只有非常少的一部分。我們也接受歐洲的一些補貼,是補貼在基礎研究上。


30. CBS:現在有一些指控的說法,認為競爭是不平等的,華為在國內5G至少能夠保障1/3以上的市場份額,但是華為的競爭對手卻得不到這種待遇,您覺得對于華為的競爭對手這公平嗎?


任正非:沒有誰會保證誰的份額,都要市場去爭取。 


31. CBS:為什么不能把華為和中興捆綁在一起?


任正非:本來兩個公司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也不了解中興公司,為什么動不動就把華為和中興要捆在一起呢?我根本不了解中興是什么公司,我們反而跟愛立信、諾基亞往來更多一些。因此,份額的問題就是憑本事去競爭。我們在世界的份額大小是超過在中國的份額,最主要是外向型的企業。


32. CBS:您覺得目前在中國市場,對于華為的競爭對手存在公平、平等的競爭機會嗎?


任正非:我覺得,現在最主要是比賽誰的產品做得好,歷史會拿這點來證明。在開放改革初期的80年代,幾乎100%是外國公司的產品,這種以政府的方式、采購的方式已經結束。現在所有采購都是市場經濟,都是在公開、公平的情況下憑標完成的,我認為不存在對國內企業有特別的補貼問題,沒有這個問題。


33. CBS:您覺得這是習主席所倡導的政策嗎?


任正非:我覺得中國倡導的政策是更加開放。大家也看到進口博覽會上主席提出來“允許金融讓外資控股,允許汽車工業逐漸用五年時間實現低關稅、外資可以完全獨立控制汽車產業”,所有制造業,國家全部開放,內、外制完全一樣的政策。進口博覽會是一個很典型的開放政策。


12月份在國家開放改革四十周年紀念會上,國家對民營企業也給予了關懷,所以民營企業能夠享受一些公平的待遇。其實過去三十年,外資是貴賓,國有企業是兒子,我們是外孫。我們比你們要低一等,我們哪有外資企業這樣的身份和地位呀。所以國家對外資很關注,才有中國從一個落后的國家發展起來了。但是外資進入了中國,也刺激到中國的工業進步與發展,中國也看到外資這么好,自己也學習了很多東西。


只有開放,才會有國家的未來;只有改革,中國的企業才能跟隨發展起來。我堅信這一點,所以我個人從來不主張排斥外資的。當外資公司打壓我們很厲害的時候,我在公司內部還是堅定不移“不能把外資企業作為競爭敵人”,我們叫做友商(朋友的商人),不要去做這種惡性事件。越是這種行為,越使我們客戶認為我們形象高大,也許使我們份額拿多了一點。拿太多的時候,我也慚愧,為什么拿那么多,留一點給別人。


34. CBS:這也是您跟習主席會分享的觀點嗎?


任正非:我沒有機會跟他分享。只是在中國的土地上依法經營中我們的體會,不可能有機會跟他們分享我們的觀點,他們也不一定會聽我們的。


35. CBS:在西方有這樣一種觀點,認為中國更多強調對國有企業的掌控,而不是讓他們獨立地經營,這樣的策略導向之下會不會對華為這樣的品牌造成傷害?


任正非:在博鰲時,他就宣布了很多開放的政策;接著在11月份上海進口博覽會的時候,宣布了大量對西方開放的政策;在12月份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的時候,就宣布了要加強國有企業的改革。我認為沒有太多的東西,我認為國家會走向更加開放,而不是更加封閉。你們作為外國人看中國的時候,你們沒有體驗。我們本身在中國土地上土生土長,我們知道三十年來我們的環境是一點點在改變。


過去開放之初,我們公司想貸一萬美金(八萬塊錢人民幣),費了牛勁也貸不到八萬塊錢人民幣,當然后來也能貸到八萬塊錢,一點點才改變格局的。因此,我不認為中國會導向、走向以國營企業為中心建設這個國家。國營企業最大的缺點是效率比較低,這樣運作成本會比較高,因為中國還沒有資源稅,它們在一些資源性的產業中可以占優勢,但是在開放性自由貿易產業中,國有企業面臨的壓力是很大的。


36. CBS:很多美國人直到最近才聽說華為,聽說您的名字,對于美國的公眾而言,您希望他們了解華為哪些東西?您希望他們了解華為的5G能夠給他們帶來什么嗎?


任正非:首先我要感謝美國政府,沒有美國政府這么高調的宣傳,普通老百姓根本不知道“華為”兩個字,因為我們基本在美國沒有多少銷售,因為只有存在,老百姓才有感覺,我們沒有存在,老百姓怎么會有感覺呢?


我認為,我們給美國老百姓傳遞一個看法,就是要“合作共贏”。因為信息社會和工業社會是不一樣的,工業社會時,一個國家可以封閉起來做一臺縫紉機,完全不靠別的國家,就可以把一臺縫紉機做出來;把一臺拖拉機做出來;把一臺汽車做出來;把一臺火車做出來;把一艘輪船做出來。這是在信息社會,是靠大家一塊磚、一塊磚建成全球一個網,一個國家的努力不夠的,要全世界的國家共同來努力,才能建成未來的社會。我們能給美國人民做一些什么貢獻呢?現在我們的網絡很優秀,將來有些網絡適合于美國使用,美國也是可以選用的。你一時不選用,我們就先把別的地方做好了,再回來去做美國,遲早我們會對美國人民要做出貢獻的。


37. CBS:非常感謝您的時間,我還有最后兩個跟您個人相關的問題.我讀過您的自傳,您出生在中國最為貧窮的省份之一,父母都是教師,應該說您的家庭環境非常不顯眼,到今天成為中國最有錢的人之一,您是怎樣一步步走過來的?


任正非:因為我生長的地區是中國很貧窮落后的地區,是漢人和少數民族的集聚區,是貴州一個很偏遠的地方。我的父親、母親他們都愿意從事鄉村教育,他們認為給落后的孩子們教育,才能使國家將來發達起來,他們在鄉村貢獻了一輩子的力量。


我們兄弟姐妹多,父母經濟條件不好,就不管我們,給我們調皮搗蛋的機會,個性得到很多發揚和張揚,給我們更多的小孩自由。今天都是獨生子女,父母都希望獨生子女變得更好,而且父母也很有錢,這樣對孩子管束多。我們小時候沒有人管束我,我們就像孫悟空一樣大鬧天宮,讓我們個性得到完整的成長,并沒有受壓抑,當然我們知識文化會少一點,但是沒有壓抑。


當我們成人以后,我們知道要努力進入這個社會,不爭氣努力學習,不會進入到一個好的社會,所以我們集中精力努力去學習。


差不多有五十多年,我每天晚上都學習到將近一點,我并不是像大家想的不怎么學習。我要去學習,不學習就駕馭不了華為。我們是被時代拋棄的人,當我們從軍隊走向社會時,這個社會進入了電腦時代,我們那個時候怎么知道電腦為何物?在三十四年前,我有很多好朋友到美國、加拿大留學,回來跟我們講故事,講“什么叫超級市場”,聽不懂。他們說“貨架上就可以把貨取下來”,聽不懂,這怎么可能呢?我們不理解什么叫“超市”。


再往前一點,我們不理解把衛生間建到臥室里面,“這多臭呀”,我們不知道“衛生間”為何物?這就是我們青年時代,還不知曉社會是什么樣,中國社會還比較封閉的,不知道美國這么先進。


我什么時候開始對美國有一定了解呢?關于西點軍校的管理。我第一次打開了眼界,原來人家是這么管理的,美國不是少爺兵,我們以前覺得美國是少爺兵,在朝鮮戰場上還喝咖啡,我們連水都沒得喝,他們怎么喝咖啡呢?我們理解上有很多偏差。


從這點來看,我們從一個封閉時代走向一個開放時代,是有一個很長的過程。我第一次去美國,我認為美國這個國家物價極高,我們花不起錢,加上當時我們沒有信用卡,就帶上幾萬美金的現金帶到身上,到美國以后發現花不出去,什么東西都很便宜,我們簡直不可能理解。我們不理解市場經濟居然促進了物價大幅降低。我們在那里看見了新的東西,看到新的創造發明。我們也不認為美國今天的繁榮是掠奪來的,還是創造來的,它吸引了很多優秀人才創造出來的,很多全世界優秀的人才都跑到美國去創造東西,創造了財富。


華為公司向美國學習什么?我們要開放胸懷,讓所有優秀人才愿意到華為貢獻,而不是我的家人到華為來撈錢,錢沒有做出來,是撈不到錢的。所以,我們建立向美國學習的精神,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大家共同來奮斗。共同來奮斗,團結就是力量,選擇慢慢走,就走到今天。


這與我個人的生活信息很單調也有關系,其實我沒有興趣,我太太總是批評我,說“你沒有朋友,也沒有愛好”,我說“我愛好讀書、愛好寫文件,最高興的事情就是改文件”。為什么改文件?每天早上,我7:30吃完飯就到公司上班;8:00-9:00是我精神狀態最好的時候,我就來改文件和簽發文件;,9:00上班到上午也是我精神狀態比較好的時候,我就開會,聽匯報;到下午,我覺得我狀態要差一點了,我就喝一杯咖啡,跟大家座談,聽聽大家有什么批評意見。


我在網上大量看對我們的批評,包括對我的批評。我覺得他批評得對,有沒有機會找他談一談,聽他批評。有些批評得很優秀的人,我讓人力資源部去查一查,“他批評得這么好,到底干得好不好?前三年干得好,批評得也好,說明他是很優秀的人才,能不能破格提拔?”我有時候說,大家也不一定聽,但是我提議以后,總會影響很多高層領導對他的關注,有些優秀人才會一層層破格成長。


其中有一個人在非洲一個小國,我和我太太去看望他時,他跟我講“老板,我今年漲了三級”,后來地區部總裁告訴我“不對,他漲了四級”,為什么?他代表說“已經有一級在12月份批下來了,他不知道”。這個孩子管一個國家,才26歲。所以,華為在用人上不拘一格,跟美國是一樣的。美國這個國家多偉大,布熱津斯基、基辛格、奧爾布賴特、索羅斯……都是東歐人,但是在美國擔任這么高的職務,對美國這個國家做這么大的貢獻,這就是美國開放的結果。我們要學習美國開放,使我們公司強大,我們就是基于這些東西慢慢做。


而且我個人性格是窄窄的,所以讓我們公司前面的道路也窄窄的,千萬不要做房地產,千萬不要做賺錢的東西,我們做世界上最難的、最不賺錢的東西,因為人們不愿意做。最難、最不賺錢的東西就是通信,就是電信,就是5G。我們不是5G了,很快就進入6G。


將來我們有一種新的設備是非常適合美國的,比如說5G是全世界我們做得最好,微波全世界我們做得最好,我們微波是毫米波,天線也只有盤子這么大,兩個設備合在一起,就會對美國別墅區提供超寬帶的服務。微波能傳100G,5G基站能傳10G,它們疊在一起,就對美國的別墅區提供超寬帶服務。


美國別墅區為什么得不到寬帶服務呢?美國土地是私有的,到每家的光纖要穿過每家土地的時候,要進行談判,這個談判過程很復雜,光纖就很難穿過去,光纖不能到每家。很多富有的人享受不到8K的電視,中國現在4K了,美國還沒有4K,日本是8K了。將來用我們這個設備,只要一個鐵棒立起來,就可以覆蓋幾公里的所有豪宅。我們這個設備,可能世界沒有別的國家可以做出來,沒有別的公司可以做出來,我們能做出來,將來我們可以賣給美國,只要美國那個時候喜歡我們。


美國遲早會喜歡我們的,它會了解我們的。世界上有一句話叫“不打不相識”,因為和美國打了,越打,美國才知道“華為原來是這么好”,他們就覺得我們可以做朋友吧,我們就握手,我們就和美國友好了。不要擔心我們對世界威脅,我們為什么威脅世界呢?世界和平才能造福人類,我們為什么要參與這些東西?


中、美兩國之間沒有根本的利害沖突。從庚子賠款開始,美國捐款培養了清華大學,美國致力于給中國培養人才;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國犧牲了非常多的人來制止了法西斯的蔓延。這些都是對人類的很大貢獻。中、美兩國在鄧小平開放改革交流以后,中國也開始從一個落后的國家發展起來,沒有根本的利害沖突。華為和美國也沒有利害沖突,美國說“今天開放了,華為來做我們的市場”,我們也做不了,美國太發達,太先進了,而且太大了,要得太多了,我們賣不過來。你看,我們今天還是供不上貨,我們的計劃體系很落后,終端經常被罵的是沒有貨賣,找我,我說我也買不到,因為我也不能從公司內部去買貨,我也只能從網站上去買貨,網站不認識我,怎么會賣給我呢?


所以,我們采取緩慢發展的過程,總有一天我們會對美國是有貢獻的。


38. CBS:最后一個問題,有人說中國和美國在網絡空間上存在不可避免的沖突和對抗,對此您的看法是?


任正非:我覺得,這個世界不要走向對抗,國家和平相處才是最后的目的。我不贊成軍備競賽,花在軍備上的錢,少花一點,人民就會變得很幸福。


我覺得,大家不會去爭奪一個網絡空間的東西。華為公司在知識產權上,我們對蘋果有授權,對高通也授權了,因為授權的商業數據是簽過協議要保密的,我不能透露商業協議。因為我們和美國大量的公司都簽了知識產權許可協議,我們是和平相處的,沒有矛盾。因此,將來社會上也不應該有矛盾,我假設“你是敵人”,你反過來“假設我是敵人”,假設來、假設去,就變成真敵人了。我假設“你是朋友”,對你好一點,你請我喝咖啡,我再請你吃牛排,多來往不就友好了嗎?這個世界,中、美兩國要擔負起世界和平的責任來,因為這兩國的責任重大。但是,和美國相比,中國畢竟還落后很多,中國現在大量的商品是低價值的,這些商品填補了一部分的空間,美國大量是高價值、高技術含量的商品,這些商品實際上是可以交換的。美國說“不賣芯片給中國”,我覺得很好笑,有錢賺為什么不做呢?你不賣給它,就會逼著它有一天自己把這個東西做出來,你想賣給誰,也賣不動了。


我覺得,世界應該是交融的世界,網絡也不可能上戰爭,怎么有網絡來進行戰爭呢?我覺得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從來不認為,我也不會參與。我賣給這個世界的就是一個“自來水管道”,里面流的是“水”,我賣的東西流的是信息管道,5G基站像“水龍頭”一樣可以放出“水”來、放出信息來。我本身不控制這個網絡設備,網絡設備是運營商控制的,不是我控制的,是運營商買了我的東西在控制,主權還在所在國。我認為,我們不會支持將來會出現這種爭斗。至于每個國家想多一點知識產權、想多做一點事、怕多付錢給別人。蘋果和高通打公司,本質就是蘋果少付一點錢給高通,高通想多要一點錢,其實這是商業利益之爭,不是政治之爭,我認為讓它們慢慢去打去,怎么做到有利于社會。


我們的理想是要為人類幸福而服務,否則我們不會到珠穆朗瑪峰6500米的高山上去裝基站。你想想,6500米,怎么把設備扛上去?是非常艱難的。我自己去過珠峰5200米的大本營,看過基站,大家說“你不能去”,我說“我為什么不能去?我若貪生怕死,別人不貪生怕死嗎?”。國家發生戰爭時,我們也在那兒,如果我們不服務正確的網絡,死的人更多。


非洲瘧疾流行的時候,我們的人也守在那個地方。日本的大地震、核電站核泄露的時候,大家都害怕輻射,打電話問我,我說“核泄露有多可怕?爆炸原子彈的時候,中國人不知道什么是核輻射,還跑到那里歡呼,也沒死多少人”,所以,日本難民往這邊走時,我們搶險工程隊是逆難民前行,上去搶險救災,恢復600多個基站,日本政府看到我們這些行為,就給我們一個評價“華為是日本公司”,后來我們在日本市場做得比較好,這是一個原因。


印度尼西亞的海嘯,一下淹死了幾十萬人,我們也是幾十人很快在幾天內恢復了災區的建設。在玻利維亞4000多米的高原,我和我太太也去看望過我們員工,他們分布了幾千個基站。


其實在貧苦窮困的國家,我們去做事并沒有賺什么錢,而且經常收到的貨幣兌換不成美金,我們還收不回來。蘇丹也是一樣,欠我們錢收不回來,很多國家欠我們的錢收不回來。但是,我們是為了理想,為人類理想而服務。如果我們是一個上市公司、是一個資本公司,在賺錢國家做,在不賺錢國家不要做,所以它網絡覆蓋就不好。我們不是這樣看,人類需要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少賺一點錢有什么關系。實際上我們也沒少賺,你剛才也說我很富裕,我承認我很富裕。


任正非:謝謝你的采訪,給我一個機會向美國人民問好,問候美國人民,他們在這幾百年來給全世界人民做了一個榜樣,就是他們是怎么努力的。我們也非常欣賞他們的清教徒精神,我們要很好的學習.謝謝!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任正非? 授權 虎嗅網 發表,并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www.yypai.com.cn/article/289854.html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1
104
說點什么
黑帽SEO